玖亿彩票-欢迎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玖亿彩票-欢迎您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03 20:57:11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三个感受就是,我们要在西方国家讲好中国的故事,或者说要突破这种对我们的封杀,还任重而道远。我对习近平总书记讲的话体会特别深。总书记讲,我们这么多年领导中国人民解决了挨打、挨饿的问题,但是我们还没有彻底解决挨骂的问题,要彻底解决挨骂,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二,我觉得英国媒体对中国还是存在很大的偏见,不论是纸质的,还是新媒体、电视和广播。很多英国友人、朋友访问中国回来之后都跟我们反映,他们在中国感受到、看到的中国,跟英国媒体报道的中国反差很大,不是一个真实的中国。所以我也经常跟英国媒体讲,你们应该摘下你们的“有色眼镜”,全面客观报道中国,还读者一个真实的中国,要对得起你们的读者,对得起你们的观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刘大使:我觉得“黄金时代”是一个比较高的定位。“黄金时代”是英国领导人提出来的,在习主席2015年对英国进行国事访问之后,两国关系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,英国领导人提出我们要共同打造“黄金时代”,我们觉得这个定位很好,符合两国的利益,也表示赞同,双方一致朝着这个方向努力。今年本来是一个比较好的年份,我开年的第一个讲话在英国议会,我讲今年是中英关系“黄金时代”五周年,我们要共同努力推进中英关系,打造更多的“黄金成果”。但是后来发生了一系列问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英国,一方面是有一些政客,有很严重的殖民心态,不愿意接受香港已经回归中国这样一个事实,不愿意接受香港已经是中国的一部分、是中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。另一方面就是英国政府没有摆正自己的位置,经常拿《中英联合声明》说事,觉得英国有责任、有义务监督中国政府。我们明确的告诉他,《中英联合声明》里面1137个字、8个条款、3个附件,没有一个字、一个条款赋予英国对香港有所谓的监督权、有所谓的任何责任。《中英联合声明》中,关于英国义务的这一部分随着香港的回归已经完成,而中国政府阐述的政策是单方面宣布。“一国两制”的承诺已经写入香港基本法,并已通过基本法来实施,跟《中英联合声明》没有任何关系。所以,英国就是由于对自己的位置没有摆对,不断地拿《联合声明》来说事,指责中国。对于这一点,我们已经给予非常明确的回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汪文斌说,美方把所谓的国家安全作为打压有关企业的理由,这根本站不住脚,不过是为自己寻找借口而已。有关企业按照市场原则和国际规则在美开展商业活动,遵守美国法律法规,但美方却以“莫须有”的罪名进行设限打压,这完全是政治操弄。事实上,美方动用国家机器打压他国企业的行为屡见不鲜,日本的东芝、法国的阿尔斯通等公司都曾遭受过美方的蛮横打压。美方标榜的所谓公平竞争的虚伪性暴露无遗,严重损害美国的国家信誉和形象。如果按照美方的这种错误做法,那么任何一个国家都可以以国家安全为由,对任何一家美国企业采取类似的举措。美方务必不要打开“潘多拉盒子”,否则将自食其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刘大使:刚才我讲到英国对待华为的问题,不是一个简单对待一家中国公司的问题,而是怎么看中国的问题。当然我也注意到英国一些官员讲,英国禁用华为是由于受到美国制裁的原因,这是从技术层面解读这个问题,我觉得这种解释似乎是“此地无银三百两”。在英国决定“禁用华为”后,美国领导人争先恐后“抢功”,有的说,“是我一直在说服英国不要用华为”,还有的向英国表示“祝贺”,说“干得漂亮,就是应该这么干”。所以明眼人一下子就可以看出来,外部有强大的压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岩松:刘大使,因为整个全球的抗疫时间持续较长,一转眼又将迎来开学季。大家都知道,对中国留学生而言,整个欧洲,英国是第一目的地国,我们在英国留学生超过20万。那好了,即将到来的开学季,中国的留学生回得去吗?安全吗?到时候航班能够保证吗?大使馆为此在做些什么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刘大使:英国确实有一些人殖民心态很重。我经常形容他们身体已经进入了21世纪、但是脑袋还是停留在殖民时期。最典型的代表人物就是英国的末代港督彭定康。只要香港一有什么风吹草动,他都要出来讲话。我跟他讲,他忘记了是谁任命他做英国的末代港督,是谁把他选上去的吗?根本就没有选举。23年前,香港有什么民主可言?!英国的港督都是英国政府任命的。回归以后,香港民众享有前所未有的民主,他们选出了五任特首,这是一个非常明显的反差和对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岩松:在这方面您和很多的驻外大使其实都做了很多工作,在这儿我们就不多说谢谢了。最后,五年前中英两国开启了中英关系“黄金时代”,现在遇到了这么大的波折,并且英国要负主要的责任。那“黄金时代”在中英两国之间是否结束了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刘大使:你这个问题问得很好,我有三种感觉:第一,在英国不存在所谓西方标榜的新闻自由,可以说它有污蔑你的自由、有诽谤你的自由,但没有给你驳斥和答辩的自由。所以你看报纸上登了很多对中国的指责、批评,包括那些反华议员、“冷战斗士”、甚至是某些不友好的外国使节,登他们的文章,但我们的文章就出不去。偶尔它也给你留出一点空间,但是不成比例。所以这个“新闻自由”,我算是领教了,我认为不存在所谓的“新闻自由”。